作品交流
远方

 又是新春,灯火通明,整个城镇被笼罩在热闹的气氛中,即使如此,也有人发出淡淡的无奈的叹息,不时地望向远方,为何?因为远方似乎有什么牵动着他们的心。

  缝之欲遗谁?所思在远道

  “街坊邻居真热闹啊!喜庆呐!只可惜你又没回来……唉!也没有你的电话。”热闹之外一位套着粗布外衣,年近花甲的老奶奶正不时望向远方,嘴里还不停嘟囔着,“又不回来吗?”心存念想,却又不敢面对冷酷的现实,无奈,愁绪满上眉头,又熬白了几根发丝,即便是那欢乐的新春气氛也不得把她从愁水中拉出来,就这样,不知过了多久,热闹声渐渐变弱了。夜里突然传来几声犬吠,猛的一惊,老奶奶惊喜万分,忽切地望向远方,皱紧的眉头终于展开,可顿时,又被拉得十分紧。“原来不是你,孩子,多想你回来,唉……”叹息不停地出没在这静夜中。围绕着那骨瘦嶙峋的老人,向外扩散着伤感,不知觉使人的心也慢慢地沉了下去。终于耐不住寂寞,老奶奶缓缓地拿出针和线,还有那她万分珍爱的较精致的鞋,在忽闪的灯光下,静静地开始缝制,一针一线,生怕弄坏了这成果。不时,终于望见了她面容上淡淡的笑,真实而美好,只因望见那鞋吧!恐怕,她已想起了孩子穿着这鞋的样子了吧!

  还顾望旧乡,长路慢浩浩

 “又一年了,身上一点结余都没有,也没脸回家,也不知家里的老娘如何,真实……”望向远方,独饮酒,一位满嘴胡子,穿着  皱蓬松的大衣的大叔摇晃着酒杯,愁上心头,又时不时看着那墙角卧着的整齐的行李,它们诱惑着他,牵动着他的心向着远方,可惜路长,无奈地摇头,又饮一杯,酒水夹杂着泪水一起被灌入口中也浑然不知,心中只纠结着是否给她打个电话。

忽闻电话传心声,问候两语泪沾裳

   不知过了多久,远方的电话响了,原来是远方的那人来了电话:“喂,妈……您好吗?”“好……好呀!”喜极而泣,畅谈许久,却不知远方那人早已泪流满面。

 

    高201815   黎也汇

网络报警
四川省蓬溪中学   版本所有 ©2007-2018
学校地址:蓬溪县城南经济区学苑路289号,邮政编码:629100,联系电话:0825-5428147,传真:0825-5425293
备案信息:蜀ICP备05003398号,遂公网备:51092102000051,川公网安备:51092102510956
遂宁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(传真)0825-2988759,邮箱sn_wgb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