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品交流
稻草人

每个人心中都有最美好的东西,尽管它在常人看来丑陋不堪。

  它是远方唯一的稻草人,它从不说话,也不驱赶令人讨厌的黑乌鸦。

  它不同于其它稻草人,它有名字:费德提克,尽管从没人知道。一年四季,春夏秋冬,它都穿着那身破旧的衣服伫立在庄稼地里,它面无表情,像傻瓜一样。

  忽闻一阵嘈杂声,稻草人微微抬头:天空上黑压压一片向稻草人袭来,是乌鸦它们。

  稻草人整日冷漠的表情终于改变了些许——嘴角似有一丝让人无法察觉的笑意。

  “嘿,老兄~”一只体型较大的乌鸦停在了它的左肩,偏着脑袋向它打着招呼。

它没回应,脸上也没表情,心里却像吃了蜜般高兴。此刻,它只是沉默,沉默着接受了——又是几只乌鸦停在它的双臂上,永远迎接阳光明媚与暗夜微凉的怀抱里。

 微风拂过,将愉悦吹向它们,稻草人静静聆听乌鸦们的——说话声,也就是人类口中那难听的怪叫声。

 在此休息了一会儿,乌鸦们便要离开了,也不知道是哪一只乌鸦,在稻草人的耳畔,温柔地说:“谢谢您的手臂,稻草人先生,再见!”

 稻草人从此便不再寂寞了,因为总有一群可爱的乌鸦陪着它,尽管它从不说话,一如既往,只是默默聆听,做一个沉默的听众,或许它早已满足。

 夕阳西下,农场主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这儿,矮小的身材在稻草人面前显得有些弱小。

 当农场主看见庄稼地的“惨状”,一股无言怒火由心而发,他开始不断地咒骂那些乌鸦们:

“这些该死的畜生,要是让我给逮住了,我就拔光那丑陋的黑色羽毛!”

 农场主一副愤怒无比的样子,随手拾起一块石子狠狠地向稻草人砸去,以此泄愤。

 石子撞击在它的胸口上,一瞬间,它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体验:疼,不是身体传来的那种硬生生的痛,而是心脏里难以言喻的痛苦感。

湛蓝的天空,夕阳的那一抹余晖,不祥的感觉掠过心头。

“喂,乌鸦们,你们别再来啦,我有不祥的预感……”

 静夜,广阔的土地,没有一丝生气,它突然醒了——在万物皆沉睡时,独自地醒了:

        当黑夜笼罩了大地,

        是谁,孤独的寻找,

        漫天的星辰。

        当梦乡潜入了灵柩,

        是否,在追寻那缕,

        记忆的碎片。

它又呆呆地睡着了,陷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噩梦,在梦里农场主抓住了许许多多的乌鸦朋友,用可怕的火焰将它们烧死了,只留下漫天飞舞的黑羽……

一觉醒转,漫天飞火,飘零的黑色羽毛——

“喂,你们还在吗?”

这是稻草人对乌鸦们所说出的第一句话,同时也是最后一句话。

稻草人猛烈地想要挣脱开束缚的锁链,可是对此终究无能为力,它的下身被固定在厚实的土壤中,它想去抓住那些飘落、残缺的羽毛……

一霎那,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无数黑羽将稻草人的下身紧紧围绕,它的整个下身被黑色缠绕——黑羽化成了一双腿,让稻草人稳稳地站在这泛黄的、充满生机的大地之上。

它,稻草人,费德提克的眼中渐渐泛出泪花,双腿逐渐前趋。



   高20185  胡俊伟

网络报警
四川省蓬溪中学   版本所有 ©2007-2018
学校地址:蓬溪县城南经济区学苑路289号,邮政编码:629100,联系电话:0825-5428147,传真:0825-5425293
备案信息:蜀ICP备05003398号,遂公网备:51092102000051,川公网安备:51092102510956
遂宁市互联网不良与违法信息举报中心电话(传真)0825-2988759,邮箱sn_wgb@126.com